返回

农女倾城

关灯
护眼
360 牵手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安茯苓替沈小蝶解了围,二人到得寺中一处人工环湖的地方,岸边杨柳依依在夜风里轻柔多情的摆弄着身姿,星辰点点,明明灭灭的挂在夜幕之上,四周都是一片静谧。 安茯苓从袖中拿出一个精致的宝蓝色瓷盒来递到沈小蝶手中道:“生日快乐。”

沈小蝶脸上浮起笑意,高兴的接过盒子:“没想到你记得呢。”

“怎么可能忘记呢,只是今天白天一直忙着这儿那儿的,我总想等没有他人的时候再给你的,不曾想一等就等到了现在。”

若是在其他一些大世家里,即便是庶女生辰,嫡母忘记,做爹的也不应该忘记的,总得提一嘴,该办办的还是得热闹一下。

但很显然,相府里似乎并没有人记得沈小蝶的生辰,庶出,无身份,亲娘又去得早,这丫头这些年的生活怎么想都不容易吧,倒是为难她了。

看着沈小蝶便总能让人想到宁仙颜,同样是庶出,这命运却是截然不同,只希望沈小蝶以后嫁给蔺傲寒了可以过得好些吧。

沈小蝶打开一看,竟是芙蓉阁最新出的新品胭脂,现在在京城里可是小姐们一金难求的宝贝呢。她笑了:“倒是让破费了,改明儿总得请你吃吃饭的。”

“那我可等着了。”安茯苓打趣,又道,“那个贺君牧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沈小蝶有一丝意外。

其实也是刚才蔺傲寒跟她介绍她才知道那人是将军府贺老将军的嫡孙,按说身份不高却也不是太低了,怎会是这样一副放荡的模样。

“要说整个贵族圈里所有小姐贵女们都知道,这将军府的贺君牧和忠义侯府的嫡子舒克仲都是嫁不得了,提起这二人简直就是贵女们的恶梦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被这贺君牧给缠上了。”

“忠义侯府?”安茯苓蹙了一下眉,记得之前听平南王提及过,太后便是有心要把慕容珍许给那舒克仲的。

“都是纨绔得不行的家伙,听闻那舒克仲不仅爱玩爱疯,还是个有病的,平时看不出来,但好像一发病就全身抽搐还口吐白沫,吓人得很。”

癫痫。这是安茯苓的第一反应,这样的人如何做得慕容珍的良人,看样子太后也有识人不明的时候,只愿大哥快些回京,宁承烨那这动作也快些吧。

“算了不提这些,倒是我那大姐,说了你都不信,这几日出奇的对我好呢。”沈小蝶别开了话题,显然对讨论那些自己不感兴趣的男子实在不想,“不仅送我衣服,来寺院的一路上都陪着我说话,有时我都觉得像幻觉。”

“你觉得她真对我好?”

“当然不可能,我也知道她可能会有所图谋,但究竟是为什么我不猜不透了。”

安茯苓皱着眉想了想,道:“小蝶,你最近身边可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比如一些突如其来的,但又不是让你那么在意的。”

沈小蝶别着头想了一下,随后不经意地道:“除了那个贺君牧突然敢来调戏我之外也没有其他。”

话刚说完沈小蝶也觉察出了不对劲,跟安茯苓对望一眼,沈小蝶心下一沉:“不,不会吧。大姐她……”

安茯苓拉着她的手安抚道:“小心使得万年船,你那个大姐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现下想来贺君牧如何会知你在这临渊寺,又如何会知今天是你生辰?”

沈小蝶心下一凉,女子名声是何其重要的事情,沈娟秀竟然……

安茯苓笑了一下,又道:“好了,总之你自己要多个心眼才成了。我也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先回去了。”

沈小蝶一脸奇怪,你们?!安茯苓转身离开,她才看到蔺傲寒竟在一旁的树边立着,刚才安茯苓挡着他的视线,她竟是没有看到,一时间脸色刷的一下就红了起来。

安茯苓走得干脆,自不拖泥带水。蔺傲寒行将过来,月色映在湖面,波光粼粼,照得他眸色如墨玉,清冷却又让人忍不住要望去。

“茯苓说的话你是得注意些,那个贺君牧若再敢上前,不必与之客气,不管出什么事自有我来兜着。”蔺傲寒道。

沈小蝶脸上的红晕不减,他这般关心又是一袭黑衣,反让她感觉有点不习惯了,她点头:“我省得了。”

“这个,给你。”蔺傲寒也从怀里拿出一个长条形的镂花银盒来,看盒子就很隆重了。

东西塞到沈小蝶手里,她的心落跳了两个节拍,她望着蔺傲寒,蔺傲寒莫衷一是的笑了笑:“今天是你生辰,连茯苓都没忘,我做了你十几年的表哥,自然不可能忘,打开看看,可喜欢。”

听到他说自己以表哥的身份送生辰礼,沈小蝶这才面上松了口气,可心里又落了一下。打开那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串七彩琉璃珠作的缠丝项链串,光彩夺人,鲜艳明媚,漂亮至极。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