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诡世证道从经营医馆开始

关灯
护眼
正文卷 第四十九章 明知是撞鬼,却恨鬼来迟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楚一这话信息量有点大

不敢,却不是不忍、不舍得、不愿

孙邈第一个想法就是楚一有背景,而且背景的身份地位、实力比于天德更高

又或者楚一这个人本身对他有大用,楚一死了他会遭受无法承受的损失

总之不管怎么样,不敢,这两个字一出孙邈心里就有底了

不忍、不舍得、不愿,都不保险,人性经不起考验

在医生岗位上工作多年,孙邈对此深有体会

而不敢,要比那些理由都靠谱,因为这涉及到了他自己的利益

至于具体为什么不敢,想来能说时自然会说

楚一和孙邈相处最合拍的地方,就是他们都知道谈话进行到哪里的时候应该中止

默契的照顾着对方的“安全区

这种感觉很舒服

邪道人的事情自有天谕司的人去追查,那自己就该确认另一件事了

回天返日之中,那白骨妖——屠户的儿子魏言,他的表现有些反常

可不像是什么专门糟蹋少女的淫贼该有的表现

结合那紫袍道人的发言,感觉那魏言反倒成了处处忍让,却被逼到绝路的人

而且好像一恢复本来面貌,事情便会有重大转机似的

孙邈能确定赵大牛当初没对他撒谎

可是,没撒谎的人说的话,就一定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吗

如果赵大牛眼里的真实,也不过是他人口中的谎言呢

这当中的是非曲直,还要从其中的一个重要名字下手——莹莹

从魏言这些天的表现来看,莹莹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明显就是那张松的夫人

如果确实如此,那他们三人之间必定存在感情纠葛,不过到底谁绿了谁?这是个问题

知道这件事的本来还有一人,就是那个张府老管事,只是这两次过府都没看见人

却不知是不是已经死了

“楚姑娘,此事尚有疑点,却要劳你陪我再走趟张府

楚一自无不允

奔波一天,不觉已是华灯初上

路上孙邈忽然问道:“楚姑娘,白日里你瞧那白骨妖,对敌时是否像在刻意留手

楚一眉头微蹙,似在仔细回想战斗的细节:“孙兄此言倒是提醒了我,那时我只觉得是它被张松压制无法反击,却没想过这种可能

“我虽没亲眼见过他全力拼斗,但从其力量速度来看,确实不该一招都反击不得。只是……他似乎也没有留手的理由啊

便是普通人,别人要杀自己尚且死命一搏,何况妖怪

孙邈将自己的分析告知楚一,听得她一愣一愣的:“会有这等事

“我眼下也不确定,所以才想再去张府问个明白

“可这种事,孙兄便是问了,他夫妇二人也未必肯据实相告吧

孙邈神秘一笑:“这你放心,到时我自有办法

听诊器在手,借着给张夫人诊病,还怕她不说实话

二人再到张府时,却被告知张家夫妇出门去了

“他们去哪了

“老爷夫人没说,小人也不知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